当前位置 :主页 > 市场信息 > 内容正文

“养老保险全覆盖为 扩大内需提供强大动力”

【 发布时间:2013-03-12 】

  养老保障体系

  关乎中国传统文化传承

  东方早报:总理为什么会把“城乡养老保险全覆盖”列入他任期最后一年的五件难事之一?

  高小平:这可以看作是温家宝同志在中央政府总理这个重要岗位上的又一个“大手笔”吧。实际上他从副总理算起这十多年,办的很多件好事中,我认为 跟老百姓最息息相关的有两件大事:一是免除农业税,这是中国农民几千年来所盼望的事情,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几代人一直追求的目标。二就是解决城乡养老保险 的全覆盖,这件事如果做成了,可能是从源头上解决中华文明传承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问题。

  东方早报:为什么是“中华文明的源头问题”?

  高小平:中国有句老话,“百善孝为先”,孝敬父母最主要的一条即赡养父母。中华文明之所以没有如别的古代文明那样在地球上消失,一个重要原因就 是有这样的“孝道文化”支撑着子子孙孙的繁衍和发展。过去讲养儿防老,工业文明以来,城镇人口逐步推进了社会化保险,但农村长期以来还是以土地和子女为主 要依托。构建覆盖农村的养老保障体系,使中华孝道在公共管理制度层面上得到落实。因此,解决农民的税赋和老百姓的养老,背后是人类社会繁衍的根本性的基 础。这件大事的完成,可谓是温总理这一届政府的最大亮点。

  东方早报:是不是还应该放在不可逆转的城市化大背景下来理解养老保障体系的重要性?

  高小平:包括城市化在内的现代化过程,都应放在文化发展、历史发展的大背景下去理解:为什么要把赡养制度、养老的体系建设作为重中之重。它既体 现中华文明的传承,也是一种新的制度环境下的政府的作为。十七届六中全会作了加强文化建设的决定,这个“文化”包含了传统文化怎么继承,用什么样的制度、 用什么样的公共管理体制和机制来实现传承,所以文化背景不可忽略。换句话说,现在大力发展社会保障事业,不仅是由政治、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决定的,也有其 深刻的文化背景。

  “未富先老”大大增加

  老龄化问题解决难度

  东方早报:为什么中国的城市化和老龄化必然要求政府加紧构建城乡统筹的保障体系?

  高小平:城市化和老龄化本来属于两个范畴的问题,但是在中国的现实中却“意外地”遭遇到了一起,形成极为严峻的问题。

  改革开放30多年,原本占人口总数85%的农民如今只占41%,城镇化率超过50%,这意味着城镇居民超过农民。在这个背景下,城市里有很多新 兴市民,过去不受社保覆盖,不似那些从传统工作单位退休的,即使下岗,社保也有所覆盖。近年来,新兴市民、农民工、(部分)流动人口也渐渐享受了部分的社 会保障。而在农村,却长期缺乏健全的保障制度。这又反过来影响了城市化进程。

  在中国,老龄化确实发展很快。1990至2020年这30年间,联合国有个预测,世界老龄人口平均增速是2.5%,而我国的增速是3.3%,世 界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995年的6.6%预测到2020年将升到9.3%,而我国同期将从6.1%升至11.5%。我国无论从增速还是比重上都超 过了世界老龄化的平均值。到2020年我国65岁以上老龄人口要达到1.65亿人,占世界老龄人口的24%,即世界老龄人口预计为7亿,我国要占到近 1/4左右,全球4个老人中就有一个中国人……老龄化进程在发达国家大概用了100年,法国用了115年,瑞士85年,英国80年,美国60年,而我们只 用了20年左右,而且速度还在继续加快。

  老龄化在发达国家是在经济发展到很高程度出现的,而我国却“未富先老”,这就使解决老龄化的难度大大增加,本来现代化建设需要大量资金,现在老 年人激增,更迫切要求对老年人保障体系要加快推进步伐,又需要根据老龄化的发展加大对老年人事业的投入,这里就有了矛盾。所以,我国解决社保的问题必须面 对城市化和老龄化的现实,一步一步推进,慢了不行,太急了也不行。

  东方早报:为什么我国老龄化会发展这样快?是因为我国的人口基数大?老龄化意味着一种危机吗?

  高小平:人口基数大是一方面,另一个原因是医疗条件的改善和提高。过去农村缺医少药,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医疗条件可言,现在实行了新农合,农村 的医疗有了保障,过去农民有病就扛着,现在是有病看病。另外,整个社会养老的福利政策改善,再加上医疗有保障,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总的说来,我并不认为老龄化是一种危机,实际上对社会保障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给社会保障增加了难度,另一方面拓宽了可开发的老年资源,一是智 力资源,二是市场资源,老年人手里有钱,就能促进消费,包括旅游、老年公寓养老等,都会逐步成为社会潮流,从而对养老保险制度的良性循环也是一个有力推 动。

  全国统筹

  存在三个难题

  东方早报:新兴市民、流动人口对城市的贡献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但他们享受到的福利却很有限。

  高小平:是的,他们对城市的贡献主要体现在税收,以及购买商品时对内需的推动,但对整个城市发展的历史性贡献并没完全体现在其中。为什么要按户 籍人口来提供社保?它既有计划经济的一面,也有现实市场经济的合理性。国外一般也是如此,需要居住满多少年后,才能够获得在这个城镇的各项福利政策。

  现在我国各个地方也都在探索,但现在总的一个努力方向是:即使没有在这个城市做贡献,但你只要在这个城市有固定的职业,也该享受这个政策,因为 一个是保障人权的需要,第二个他们(包括其父辈)原来在农村也为国家做了重要贡献。那么这就需要从政府财政中单独列出这一块,当然,构建这个体系也包括其 个人自己要承担一部分,其所在单位、企业也要承担一部分。所以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对这些新兴市民的保障体系的构建是一个新的难点。

  东方早报:现实情况是:农村人口在减少,城市不断涌入新的人口,这些新移民应该享受城市的社保还是农村的?

  高小平:在加速城市化的同时,农村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现在每天都有20个行政村消失,大量的村落出现了空壳化。这种空壳化也对农村推行社会保障 提出了挑战。有一句戏言称:现在农村是“3861”部队。“38”指女性,“61”指儿童,且老年人也居多。从现实来看,这部分人对政府的税收贡献的绝对 值相对较少,要提供这部分人的养老保险则需要政府较多的投入。所以城市化使得城市和农村的社保面临双重严峻的挑战,需要统筹解决。我们要构建的社保体系应 该是城乡统筹的、逐步一体化的。

  东方早报:人社部长尹蔚民昨天强调,下一步要着力解决城镇化过程中的城乡养老保险制度衔接问题。只有在全国统筹的条件下,才能实现劳动者无论流动到什么地方,其养老保险关系的自动接续,缴费年限的接续、逐年的基金积累都会得到保障。目前全国统筹的难度在哪里?

  高小平:全国统筹是必需的,但又是一个逐步到位的过程。目前全国统筹的难度在于:一是现行财政制度还是“分灶吃饭”的体制,要实行养老保险全国 统筹就需要推进公共财政体制的改革,建立适应社会保险制度改革要求的公共财政体制。二是要在全面完成省级统筹后才能考虑全国统筹,现在真正实现省级统筹的 地方也不多,有的地方虽然做到了跨市县转移接续,但这并不等于全省统筹,只有做到了征缴、管理、支付三方面都实现了统一,才是真正的全省统筹,按照这个标 准,有的地方只是做到了市统筹甚至县统筹。三是我国各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在客观上增加了全国统筹的难度,需通过区域均衡发展战略的持续实施,逐 步改进。

  养老体系覆盖

  催生“稳增长”动力

  东方早报:你认为社会保障的目的是什么?

  高小平:社会保障的目的,一个是构筑社会和谐的人际关系,不仅是劳动能获得报酬,不能劳动时也体现社会对你的关心。老年人实际上也有很多很好的 资源,现在有些地方把老年人和年轻的小一辈组成一种非家庭的合作的形式,比如小学生放学以后,几个老人来做志愿者,来辅导小孩,这实际上是老年人资源的开 发利用。这种良性的发展对于社会构筑一种和谐的体系也是非常有利的。

  东方早报:养老保险的覆盖与目前“稳增长”的基调有何关连?

  高小平:中央提出把“稳增长、调结构、保民生、促稳定”这四件事放在一起,结合起来推动,这就表明:经济增长、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民生的发展以及 促进社会的稳定,是同一件事情的不同方面,是有机统一的,要把它打通起来,结合起来,不要对立起来,这是取得“稳增长”的社会基础,也是社会和谐稳定的经 济基础。

  稳增长、调结构主要从经济要素来讲,保民生、促稳定是从社会要素优化组合来讲,这体现了经济和社会这个过去往往是二元性的发展,现在把它结合在 一起,统筹考虑,这体现了科学发展观的以人为本、统筹兼顾的基本要求,也体现了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五个文明同时推进的总体布局,所以在稳增长中,不 是仅仅上项目,靠投资拉动,而是通过民生项目使得我们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更加协调。民生的这些包括社会保障、教育、科技、卫生方面项目的推进,实际上在 很大程度上对于扩大内需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为什么政府的财政投入和支出能够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的拉动因素呢?这就是社会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之后,过去认为财政给教育、科技、养老这些支出 是一种单纯的支出,不会带来收益的支出,是“打水漂”的,过去财政部门在分钱的时候对社会保障、教育、卫生这些提出要追加经费都是把得很严的,那么他们的 理由就是:你们这些都是花钱的部门,我们得把钱花在刀刃上,放在上项目、用钱生钱、让经济保持强大的后劲、看得见摸得着的、投下去就有效益的。而现在我们 的经济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社会的需求、经济的内需呈现一种多元化的结构。

  在加大公共服务支出之后,实际上现在已经可以有两种收益:一种是长期的收益,比如说教育的投入,它培养人才,可能十年之后就会产生效益。对老年 人的投入也是,有可能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开发出巨大的老年市场。另一种收益是近期对保增长就能起作用的,就是人们的一种消费预期,过去为什么人们老是 存钱、不愿意消费?这样内需很难拉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老百姓要自己存钱解决养老,解决孩子上学,解决生大病以后要怎么办的问题,所以必须存钱。有了 一个保障体系之后,即使现在起步还比较低,但是他能看得到这份保障,同时这种预期在逐步增加,有这样一种社会保障体系的预期远景,实际上就为他的现实即期 消费提供了一种动力。

  东方早报:是的,现在这份保障的水准虽然还停留在较低的层面,但是对社会的作用应该是很大的。

  高小平:现在的社保在起步阶段,标准比较低,可能就是一两百元钱,确实不多,但是相对于过去,则是实现了零的突破。另外,农村里仍然保持着土地 养老的制度和传统,即使七八十岁的农民,他在门前屋后种些菜,养些鸡、猪,都是力所能及的,所以他们在农村的基本生产资料都还在,现在更多了一个养老的渠 道。当然对于城市周边的失地农民是另外一回事了,各地都有一些新政策,这涉及温家宝总理在五件大事中说的另外一件难事,就是关于出台集体土地补偿条例的, 这就是另外的范畴了。

  东方早报:农村养老保险覆盖后,会不会削弱对土地和子女的依赖?

  高小平:农村现在仍然是以家庭养老为主,大部分农村还是靠儿子承担得多一些,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全覆盖以后,它会使养老的渠道增加、拓宽,就是土 地、子女和政府的社会养老补贴成为三足鼎立,使得农村里的老人更有安全感、幸福感,甚至会引起农村劳动力的回流,这都有可能实现,这样更有利于实现当下中 国城乡的合理布局。

  现在看来,城市化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我们之所以这二三十年发展很快,就是因为过去经济发展欠账很多,加上人口的基数很大,所以城市化 发展速度很快。但是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我国人口多的国情不变,农村所占的空间应该还可以容纳很多的劳动力,现在实际上已经有这样的苗头,比如城市里出现招 工难……说明农村已经有了一定的吸引力,养老保险的覆盖、农副产品价格的提高、城市的环境污染、城市就业难和上学难……都在促生这种回流。我觉得这不是坏 事,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发展。一代农民工在城市工作了一二十年,他会把知识和城市里面的一些社会关系和工作经验带回农村去,这可能会实现一种城乡之间的有益 资源的合理流动,同时也可以使得农村里面的农业生产、三农问题能够有一种新的解决思路。不要以为只有从农村流动到城市才是正常的,只要是有序的流动,可以 为正,也可以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