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业生产 > 内容正文

为首都守护一方绿色净土

【 发布时间:2017-09-14 】
  本报记者王磊李庆国芦晓春

  谈古,它高贵神秘。辽代,身处皇家苑囿,是帝王“春赏花、夏纳凉”之地;宋代,因与佛教圣地同名,成为善男信女祈福宝地。

  论今,它身殊位重。位居黄金地段、改革前沿阵地,是京畿东北的经济重镇;首都机场坐落境内,有着“国门第一镇”的美誉,是我国临空经济区的一颗明珠。

  它,就是北京市顺义区天竺镇,一个由古到今延续辉煌,不断引领着顺义区乃至北京市经济发展的京郊明星镇。

  当前,京华大地上正在打一场疏解整治促提升的攻坚战。其中,顺义区整体进度位居全市第一,而作为任务最重之一的天竺镇再次光耀夺人,上半年就提前超额完成了区级下达的全年指标任务,位居全区前列。

  自古至今,世人无不向往一片净土。如今的天竺镇,正通过“疏整促”为首都守护一方绿色净土,大笔挥写着绿色家园的新篇章。

  承载首都功能必须“疏整促”——疏解已成为首都发展的前提与战略任务,顺义区作为首都功能疏解承接地和新增首都功能的主要承载区,需要以疏解整治实现“四个提升”

  “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北京的城市建设和发展十分关切,他两次视察北京,并从生态文明和协调发展的理念和高度发表重要讲话,明确了北京“四个中心”的功能定位,提出加快疏解非首都功能,建设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战略目标。

  “我们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进一步把疏解非首都功能作为北京城市规划建设的牛鼻子。”北京市市委书记蔡奇表示。他强调,疏解整治目的是为了促提升,提升的是“四个中心”的首都功能,提升的是人居环境,提升的是城市品质,提升的是群众获得感。“各级干部在思想上一定要真正想明白这个道理,不疏解就没有出路。”

  当前,疏解已成为首都发展的前提与战略任务。在京郊各区中,顺义区作为首都功能疏解承接地和新增首都功能的主要承载区,对自身经济发展、生态环境建设有着更高的标准和要求,更需要通过疏解整治实现四个提升。

  “今年要把环境整治、疏解功能放在首要位置,聚焦‘四季清风拂顺义,一汪净水向南流’的承诺,坚定信心决心,坚持铁腕治理,用最坚决的态度打赢城乡环境建设这场硬仗。”在顺义第十二次区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区委书记王刚斩钉截铁地说。

  “疏整促”涉及方方面面,打好这场硬仗,既要攻坚克难,又要把握节奏;既要巩固成果,又要乘势而上;既要完成任务,又要注重群众获得感;既要打好攻坚战,又要打好持久战。

  在顺义区2017年疏解整治促提升城乡环境建设动员部署大会上,区长高朋要求,要迅速行动,全力以赴推动“疏整促”各项要求部署在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不折不扣落到实处,还要加强督办,强化问责,确保各项任务如期完成。

  首都国际机场所在的顺义区天竺镇,属于北京临空经济核心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天有上千架飞机在此起落,境内各种临空要素聚集。20多年来,天竺镇不断强化“国门第一镇”品牌建设,经济发展水平一直雄踞全区前列。

  然而,“硬币有两面”。正是由于临近首都机场,长期以来,天竺镇拆迁村、未拆迁村、城市社区并存,成为典型的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多、人口倒挂严重;出租房屋多、治安形势复杂;社会矛盾多元、安全稳定压力大。这些都极大影响了“国门第一镇”的形象,也不符合承载首都功能的要求,疏解整治势在必行。

  在顺义区的疏解整治任务中,天竺镇是担子最重的地区之一。为了保障任务不折不扣地完成,天竺率先在全区发起“疏整促”的总攻令。今年3月11日,随着该镇楼台西路10号院建筑面积1.4万平方米群租房的倒下,顺义“疏整促”攻坚战的序幕就此拉开。

  打出疏解整治的“组合拳”

  ——天竺镇实行网格化管理、利用立体化宣传、坚持法制化思维,全体党员干部勇于担当,敢啃硬骨头,将“疏整促”进行到底

  环境治理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推进这项工作,关键是要解决好“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对此,必须出重拳、有实招,高压推进,乘势而上。

  “我们实行‘区、镇(街道)、村(社区)’三级网格管理制度,将网格监管体系真正运行起来,要求网格长、网格员及时发现问题、报告问题、解决问题,充分发挥环境监管职能。”顺义区副区长吴耀新表示,全区各镇、街道的环境监管网格已全部建立并能有效运行。

  走进顺义区天竺镇城镇运营指挥中心,一面巨大的显示器迎面扑来,全镇每一个村、主要街道的实时航拍和监控画面都清晰看见。这是天竺城市运营管理平台,目前,该平台已接入公安、各村居、主要道路等435路视频资源,综合运用大量影像及数据,实现了实时监控、实时监管、实时预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天竺将镇域划分为1个地区网格、10个片区网格、415个单元网格,15个责任区,每位网格员分包区域、责任到人,发现、上报各类城市管理问题,被形象地比作“游走在网格里的监控器”。

  垃圾臭水、违建商铺、占道经营、出租大院……在网格员的线下“游走”中,这些环境顽疾和安全隐患都会被监视器及时拉进疏解整治的“黑名单”。为了从根本上消除这些问题,天竺镇选择了“拆”这个基层工作中最难的选项。

  为推动村民自行拆违,天竺镇采取立体化宣传,发出“疏整促”的最强音。一方面,全镇干部们逐户上门反复动员,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另一方面,综合利用宣传材料、微信公众号、巡逻车广播、悬挂条幅等宣传手段,引导村民和商户的认识。经过连续十几天的入户宣传和耐心劝导,3月21日,随着该镇两处彩钢房先后被拆除,天竺镇打响违建自拆“第一枪”。

  攻城先拔寨。在天竺镇的拆违行动中,薛大人庄村是一场关乎全局的攻坚战。因过去管辖归为企业,十几年来,薛大人庄村民私搭乱建严重,违建面积达3.5万平方米,涉及276户村民。

  面对这块“最难啃的骨头”,天竺镇党员干部们冲在了最前线,踩着“5+2”“白+黑”的工作节奏。在薛大人庄村,党支部和“两委”班子戴上党徽、重温入党誓词,一改原来的涣散状态,在村党支部书记陈长江的带头下,村党员、村干部、村民代表,“全体成员挨家挨户反复劝说,好几个晚上大伙儿都没有好好睡一觉。”陈长江说,尽管辛苦,但村“两委”班子重新拧成了一股绳。

  拆违,必须坚持法治和公正思维。对此,天竺镇坚持依法拆迁、“零政策、一道杠”。天竺司法所牵头建立了司法保障机制,专门制定实施方案,整合司法行政资源,加大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在拆违中,广大党员干部们对待所有商户和村民坚持“一碗水端平”,不搞特殊化,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和商户的理解与配合,在整个拆违中没有出现一起事故和一名越级上访人员。

  6月14日,随着最后一间违建房在挖掘机前轰然倒塌,薛大人庄完成了全部拆违任务。连续8天的奋战,参与拆违整治的干部虽然时常面对村民的不解,甚至遭到个别村民的威胁,但没有一个干部因此而退缩,这为推进全镇“疏解促”战役的尽早结束赢得了宝贵时间。

  “天竺的党员干部们敢于担当,敢啃硬骨头,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党的基层组织发挥了战斗堡垒作用,将‘疏解促’进行到底,成为全区的模范。”顺义区副区长郑晓博评价说。

  “腾笼换鸟”赢得发展新空间

  ——依靠党建引领,天竺镇去除环境的“负面清单”,舍弃了“白菜帮子”,得到“菜心”,投资环境愈发向好,发展后劲不断增强

  环境的顽疾正在天竺镇逐渐消失。截至目前,该镇共拆除违法建设13.8万平方米;整治无证照经营、“开墙打洞”商户783户;清理出租大院110家……任务完成率位居全区各镇前列,成为标杆。

  “此次打赢‘疏整促’攻坚战主要得益于党建引领,期间,我们先后组织全镇上下广大党员干部开展了‘重温入党誓词不忘初心、集体宣誓带头遵纪守法、签责任书确保完成任务’等一系列活动,形成了党员干部锤炼党性、率先垂范、身先士卒,团结群众听党话、跟党走的浓厚氛围,为最终打赢攻坚战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天竺镇党委书记李子腾总结道。

  在天竺镇广大党员干部看来,通过“疏整促”,天竺舍弃虚假繁荣,得到可持续发展;舍弃环境脏乱差,得到蓝天净土;舍弃碎片经济,得到人口、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舍弃“白菜帮子”,得到“菜心”。

  “车挤人、人挤车,路上乱哄哄;商贩门前垃圾遍地,蚊蝇乱飞。”疏解整治前,这样的怨言在薛大人庄村整日不断。如今,疏解整治后的该村环境大变样。“路变宽了,垃圾不见了,真痛快!”“村里建起了文化墙,还有了绿草坪,真不赖!”告别了居住环境脏乱差的村民们,相互交赞。

  天竺镇镇长杨登科认为,疏解整治的效果如何,关键是要让广大群众算好“经济账、环境账、生态账、健康账”,“要让他们看到环境变化带来的实实在在好处,这样才能赢得他们对‘疏整促’工作的理解与支持。”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经过“疏整促”,天竺镇除掉了环境的“负面清单”,轻装上阵,投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为“腾笼换鸟”、实现创新发展赢得空间。通过整合留白空地、司法腾退后的地块等资源,天竺镇重点招引文创、医疗、金融等高精尖项目,发展后劲不断增强。

  “天竺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利,现在环境变得越来越美,吸引力越来越强,这也是我选择把艺术馆建在天竺的根本考虑,相信将来这座艺术馆会成为顺义乃至北京的文化新坐标。”站在总投资5亿元、占地80亩的罗红摄影艺术馆前,看着络绎不绝的游客,著名摄影家、北京市好利来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红满怀憧憬地说。

  乘风破浪正当时。下一步,天竺镇将在顺义区委、区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持之以恒纵深推进“疏整促”工作,为建设“智慧天竺、文化天竺、绿色天竺、融创天竺”提供坚强保障,为顺义建设“港城融合的国际航空中心核心区、创新引领的区域经济提升先行区、城乡协调的首都和谐宜居示范区”、为北京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贡献天竺力量,以优异的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