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业动态 > 内容正文

糖市低迷 种蔗榨糖如何“两头甜”

【 发布时间:2019-06-23 】
  本报记者赵宇恒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东门镇冲洞村下冲屯的蔗农廖韦东拿到了560多元的保险理赔款。这意味着在今年2万多元的种蔗收益外,他又多了一笔进账。

  在罗城,和廖韦东一样拿到保险理赔款的蔗农共有6164户,总赔付额达743.67万元,覆盖甘蔗种植面积13万余亩,对应白糖现货量约6万吨。这一切得益于郑州商品交易所第一个县域全覆盖项目——白糖“保险+期货”县域全覆盖试点项目。

  随着县域全覆盖试点项目的开展,“保险+期货”这一模式在保障农民收入、稳定糖厂收益、服务白糖产业链过程中的作用日益凸显。日前,记者跟随郑商所一道,来到广西、云南等白糖主产区,调研白糖“保险+期货”在实际应用中的效果及问题。

保险托底蔗农收入多了一份保障

  业内常有人将蔗区称为糖厂的“第一车间”,“第一车间”的稳定直接关系到整个产业的发展走向。“如果价格太低,蔗农都不种甘蔗了,我们糖厂就没了;没有糖厂了,蔗农种出的甘蔗就没地方卖了,整个产业可能就危险了。”云南康丰糖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毛东林说。

  来自中国糖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食糖价格持续低位震荡。国内甘蔗主产区一些支撑不住的糖厂相继关停,有的蔗农因此对糖业失去信心。在这一背景下,如何保障蔗农收益,保护蔗农种植积极性,成为各方首先要破解的问题。

  罗城县是国家级贫困县,约38万的总人口中,贫困户约占6万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3万户。白糖产业是罗城县经济命脉之一,白糖价格波动直接影响蔗农的收入、种植积极性和当地的脱贫攻坚工作。2018年11月,白糖“保险+期货”县域全覆盖试点项目在罗城县开展。

  南华资本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北新介绍,该保险产品的核心设计为均值优化亚式,有效降低了保险费率和市场对白糖价格的冲击风险。根据保险条款,保险期间当白糖价格上涨时,保障价格也会随之上涨。由于保障价格可以随着糖价的上涨而上浮,无论行情如何,农民都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赔付。项目以整体保费的15%(即150万元)作为最低赔付标准,以达到精准扶贫,保障蔗农利益的目的。

  “2018/2019榨季的甘蔗收购价是490元/吨,通过白糖‘保险+期货’项目的赔付,蔗农每吨收益又增加了13元左右。”罗城糖业局局长韦万春介绍,“这就是说,如果一个贫困户种植5亩以上的甘蔗,就可以实现脱贫;种植10亩以上,就能实现增收。”

  “我是第一次参与这种项目,这个保险很好,不用我们有太多专业知识,也能在甘蔗最低收购价的基础上又多了一份保障。”廖韦东说,甘蔗种植时间较长,种植期间面临自然灾害和原料蔗收购价下跌的风险,而这一项目帮助他更好地了解白糖价格走势,指导甘蔗种植,增加了种蔗的信心和决心。

  今年4月中旬,广西壮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关于糖料蔗收购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问题的通知》,从2019/2020年榨季起,广西糖料蔗收购价格退出政府指导价格管理,实行市场调节价。这意味着蔗农将要面临更大的市场风险。

  广西凤糖罗城制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刘建钢说,尽管今年广西蔗价将实行市场调节,但出于保护产业的目的,该糖厂依然决定维持原价收购。

  在另一个甘蔗主产区云南,云南省糖业协会会在榨季初发布糖料蔗收购行业指导价格。“白糖的市场价在波动,但甘蔗的收购价基本保持稳定。”云南省孟连县昌裕糖业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孔召明认为,甘蔗收购价的稳定有利于产业发展。

  “有了‘保险+期货’,蔗农能规避风险,减少损失,保证收益,这对农户来说是件好事。”罗城县金融办主任邱道良说。

  “未来,这就不仅仅是保险扶贫的新模式,更是对政策性补贴的补充乃至替代。”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罗城支公司负责人罗玉斌认为,“保险+期货”将是白糖产业市场化过程中的有益探索。

双向承保,糖企腾挪空间增大

  事实上,在国内白糖产业链中,比起生产原料蔗的蔗农,糖厂这两年所受的煎熬只多不少。采购端,甘蔗收购成本居高不下;销售端,白糖处于全球增产周期中,价格持续低迷。

  “很多糖厂在收购甘蔗时是不降价的,这意味着很多市场风险都要由糖厂来承担。”在云南省保山市,人保财险保山市分公司农险部经理梁正清介绍,“保险+期货”项目能帮助糖厂更好地防范风险。

  在保山市龙陵县,中信建投期货联合人保财险云南省分公司开展的6000吨白糖“保险+期货”项目采用了“双向承保”模式。“无论白糖价格上涨还是下跌都可最大限度保障蔗农和糖厂的利益。”梁正清介绍,若价格上涨,通过保险赔付可增加蔗农二次结算的收益;若价格下跌,通过保险赔付可以弥补糖厂提前预购甘蔗的损失。“如果糖厂有保底价收购,不管是看涨还是看跌,理赔款都是赔付给糖厂,通过保证糖厂收益,间接保证农户收益。”

  “前年糖价上涨,糖厂结二次收益的时候每吨又付了29元。”龙陵县平达乡的蔗农饶继林说,虽然他对“保险+期货”不甚了解,但项目确确实实给他带来了好处。

  “糖厂的甘蔗收购价是定好的,这就是说蔗农无法从固定的收购价中享受到白糖价格上涨的利润。”大地期货有限公司衍生品部研究总监林唯玮介绍,云南省孟连县同样将“双向承保”与“订单+保险+期货”结合起来,使得蔗农可以享受当前白糖价格走势反转上行所带来的额外红利。

  除了通过“保险+期货”弥补糖价低迷带来的损失,糖厂也想方设法在不损害蔗农利益的同时压缩成本。毛东林说:“一方面,通过土地流转扩大规模,提升机械化率,降低人工成本;另一方面,通过科学种植和品种更新,提高单产和产糖率。此外,我们也会把榨季后推,让甘蔗多成熟一些。”

“保险+期货”可持续发展问题仍有待解决

  孟连县芒信镇的蔗农岩戈对当前的种蔗收益颇为满意,“30多亩地,能种甘蔗的都种上了”。甘蔗是岩戈一家4口的主要收入来源,他算了一笔账,他种植了24亩甘蔗,投入成本在1.5万元左右,2018/2019榨季,他的甘蔗一共卖了4.2万元。“这24亩地全部参保了。”岩戈说,目前“保险+期货”项目的赔付金已经到位,尽管金额并不大,但是也稍微缓解了一些家庭压力,如果未来赔付比例能有提高就再好不过。

  “现在种植大户投保积极性会更高一些,但对一些散户来说,因为种得少,有的会认为不值得投保。”韦万春说,眼下,帮助蔗农树立防范市场风险的意识仍然需要一定时间。

  郑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与其他农产品价格保险产品相比,“保险+期货”存在期货市场的风险对冲渠道,保险费率一般相对较低。但价格保险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其保费偏贵,对于种植利润微薄的农户及贫困农户来说很难承担保费甚至是部分保费。当前“保险+期货”保费来源普遍较为单一,如何让这一模式可持续发展,继续发挥作用保障农民种植收益,是接下来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保险公司及时赔付对于建立蔗农投保信心很重要。”邱道良认为,此外,试点项目实施连贯性的加强,将有助于拉长时间周期,提高赔付概率,避免短周期内因价格上涨导致无法赔付,农户获得感较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