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村文化 > 内容正文

冰滑子冬趣

【 发布时间:2018-12-22 】
  小兴安岭的冬季长,结冰期大约6个月;但是,漫长的冬季,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却挡不住林区人的热情,挡不住孩子们的天真快乐。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冬季是林区木材生产的黄金季节;冬季是孩子们的欢乐季节。工人们巧妙利用冰雪集材、运材;孩子们利用冰雪游戏玩耍,大人孩子都把冰雪运用到了极致。

  那时,孩子们的游戏有那个时代的特点:冬季有冬季的玩物和玩法:抽冰尜、堆雪人、支爬犁、滑冰、打冰球;其中最普及的是支爬犁。这种爬犁由一大一小组成,大爬犁刚好能坐上一个孩子;前面是个A4纸大的小爬犁,一大一小两个爬犁用一根小木方连着。双手各握一根半米长的钎子。孩子坐着大爬犁,双腿伸开,双脚放在小爬犁上,坐好后,用力一撑两根钎子,爬犁就飞快地滑走了。当然,孩子们最喜欢的当属冰滑子。冰滑子也叫脚滑子。

  冰滑子是用两块二厘米左右厚的比鞋稍大一些、稍宽一些的木板做成的,滑子贴地的一面用铁钉镶两根8号线粗细的铁丝;两侧钉着小钉子,弯回去,穿上细麻绳绑在脚上。孩子们穿上冰滑子,一脚蹬出去,滑出足有半米远,再蹬一脚,又滑出去半米远,又快又惬意。半大孩子,小学生,几乎人人都有。不仅男孩子有冰滑子,胆大些的女孩子也有。

  前些日子,我在桃山林业局白河林场看见改进的冰滑子:他们把冰滑子底上的两根铁丝用两根锯条代替了。锯条比铁丝更坚硬,不会变形,在冰雪上滑行速度更快。那些南方人穿上,在林海雪原飞驰,感到又惊奇又兴奋。

  冰滑子可在雪地上滑,也可在冰面上滑。可直着身子像行走那么滑,也可模仿速度滑冰运动员那样曲腿弓腰滑。孩子们穿着冰滑子上学,穿着冰滑子上街,穿着冰滑子东跑西窜。有时,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一起涌向北大河,用推子推出一条二三百米长、三五米宽的冰面,或是来一场比赛,或是自由自在地滑来滑去。

  冰滑子,是那个年代小兴安岭林区孩子们冬天必不可少的标配,让孩子们的冬天充满乐趣。

  每逢冬季将临,孩子们早早准备了滑子,跃跃欲试。天天盼着上冻,天天盼着下雪。年纪稍大些的男孩子有的自力更生自己动手做滑子;年龄小的孩子或者女孩子只能一天到晚的在父母面前撒娇溜须,磨磨唧唧,恳求父母给做一双冰滑子。

  记得8岁那年冬天,我不止一次缠着父亲说:“爸,人家都有冰滑子了,就我没有,你也给我做一副吧。”父亲不紧不慢地说:“都谁有冰滑子了?”“不信你问问去。”父亲说:“行了,我也不去问了,别人家孩子有的,我大闺女也得有。爸给你做去。”父亲拿过邻居家男孩子的冰滑子看了看,立刻着手给我做冰滑子。

  父亲把一块木板用刨子推得溜光锃亮,比量着我的鞋子大小,用锯拉开木板;还把木板的四个角磨圆,看起更像鞋底。父亲把小钉子分别钉在前尖、后跟的边缘上,再把两根崭新的粗铁丝顺着木板在相距五厘米左右的位置上固定好。在木板两侧分别钉上两个小铁环,父亲拿着细麻绳正要穿上,母亲见了,找来一双长长的草绿色鞋带代替了麻绳。这副滑子比别人的秀气得多。至此,我也有了冰滑子。

  上了大坝,再下大坝。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天然冰雪场。一大群各个年龄段的孩子正在热火朝天地享受冰雪带来的快乐。仔细一看,几乎人人脚下都绑着冰滑子,滑来滑去,你追我赶,像哪吒踩着风火轮。孩子们有的玩老鹰捉小鸡,有的玩打雪仗,有的堆雪人,有的支冰爬犁,有的比赛。玩的忘记了一切,玩的忘记了时间。直到有三两个家长站到大坝用威严而不失慈爱的声音喊自己孩子:“几点了?看不见天黑了?还不回家吃饭?再这么疯,看明天不把冰滑子填灶坑烧火!”孩子们一听立刻爬上北大坝各奔各家。

  那时,距离我家不远有一个杂货铺,因为是几个老人经营,所以我们就叫这个小铺“老头组”。一次,母亲要包饺子,却发现酱油不够了,就拿三两角钱,让我去“老头组”打酱油。因为能穿冰滑子,还能剩下零钱,所以我兴致很高。我立刻穿上棉猴、围上兔毛围巾,戴上棉猴帽子、手闷子,把挂在板障子上的滑子拿下来,仔细地绑好鞋带,这才拿着酱油瓶子,穿着冰滑子去“老头组”打酱油。

  打完酱油,还剩一角多钱,买了几块大虾糖,这才按原路往回滑。那时,我刚学会穿冰滑子不久,还不得要领。越不会滑,越想滑,逮住空就想穿上试试。

  一开始,滑的还算顺利,几次前仰后合,都被稳住了。我家通往“老头组”的那条路是一条主干道,是能并排跑两挂马车的土路,路两旁是半米深的壕沟。冬天,壕沟冻上了,铺了一层厚厚的积雪,看起来,比夏天干净不少。从“老头组”到我家,一条大道千余米,拐个弯,再有500米左右就到家了。就要拐弯时,看见道上有一长条明冰,我正想好好滑一下,享受一下飞身直下的感觉,不料,迎面来了一辆马车,吓得我惊慌失措,急忙收住脚,身子一歪,滑到道边的壕沟里了。恰在此时,赶车的老板子也发现了我,急忙勒住驾辕的大白马。有惊无险!虚惊一场。幸好是冬天,沟里是厚厚的积雪。积雪托住了我,托住了酱油瓶子。人,没摔坏,酱油瓶子,没打破。要是摔倒在平地,酱油瓶子是保不住了。

  至此,我开始虚心地向同学学习要领,自己慢慢体会,终于掌握了一些秘诀:平道怎么滑,拐弯怎么滑,加速怎么滑,收住怎么滑……

  渐渐地,我从战战兢兢到收放自如,一个冬天下来,我滑冰滑子的水平不亚于男生。冰滑子,给我带来了欢乐。(马雁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