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村文化 > 内容正文

手足情深

【 发布时间:2018-12-07 】
  冬至刚过,突然患病住进医院,心情如季节般冰冷。调换新的病房,一个妹妹热情地帮我拿行李,对面蜷缩在床上的病人提醒我:“窗户透风,头别靠近窗户躺卧。”我这才注意到,这个病人只有头能动,两只胳膊纤细如钟摆,手指僵硬像鸡爪一般。哦,病至如此还知道关心别人,与之病情相比我该是幸运的,与之心态相比我该是汗颜的……

  接下来的病房生活,我了解了他们的故事。妹妹名叫孙传华,今年46岁,笑容可掬却遮掩不住内心的苦涩。哥哥孙传祥今年50岁,已经卧病在床二十多年了。他的健康人生定格在25岁的黄金年华,此后再没有了欢笑和自由。

  那年,他在山上伐木时被砸伤以致高位截瘫。哥哥的痛苦人生从此开始了,妹妹也从此踏上了护理哥哥的艰辛历程。命运,就这样有情而又无情地将这对兄妹绑定在一起。

  兄妹俩出生在通北林业局双胜林场,当时父亲是林场工人,母亲做家务,一家兄妹六个。虽然条件不太好,但生活还算愉快。初中毕业传祥就上林场干活了。大兴安岭火灾发生后急需用人,1988年3月传祥去漠河图强林业局,投奔在那里开拖拉机的大哥。工作条件差,生活艰苦,传祥回忆道:“那时每天抬火烧木,除了牙是白的,浑身都是黑的,一干就是一宿,饿了和工友们吃伙食饭,累了困了就挤进帐篷里睡一会儿,但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装卸木材的工作干了四年,第五年起,传祥学开拖拉机,给大哥当助手。他工作有了进步,攒了一些积蓄,生活也有了盼头儿。小伙子能干自然有姑娘喜欢,经人介绍,传祥与30公里外潮中林场的一个姑娘相爱了,他用自己的积蓄娶回了新娘。婚后俩人十分恩爱,转年春天生下一个女孩。正当小日子过得甜如蜜的时候,噩运却悄悄地向他逼近。

  1992年11月19日上午,传祥上山干活。他和哥哥驾驶J-50拖拉机作业时,履带脱轨,按照常规借助树木牵引复位,一棵暖瓶口粗、10多米高的松树连根拔起,不容人反应,无情地砸到传祥的后脖颈上。他苏醒过来时,身体已经不能动弹并且失去了知觉。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黄昏时,传祥床前的电脑里,时常响起韩宝仪怅惋的歌声。一晃传祥已经病了三年多,从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变成了肌肉萎缩、卧床不起甚至性命难保的人。妻子也曾奔波各地陪着丈夫看病,但长久看不到病情好转的曙光,便带着女儿改嫁了。妻子和女儿的离去,让传祥受伤的心再次跌入了谷底。由于当初受伤时13天没有翻身,他身上长了褥疮,当时颈椎4-5节受到损伤,四肢不能动,大小便失禁。2004年冬天,传祥做了膀胱手术(膀胱造瘘手术),需终生插导尿管,他免疫力下降,需要不断吃药打针来抑制感染维持生命,2011年被黑龙江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伤残一级。

  传祥的父母从老家赶来照顾儿子,母亲身体不好,不忍见儿子被病痛折磨,急火攻心不久撒手而去。母亲去世后,年迈的父亲又担起护理儿子的重任。

  人若善良,天必佑之。尽管备受疾病煎熬,传祥还是不忘关心别人。当年,传祥身上生的三块褥疮已经难以治愈,极易感染。看到同病房卧床的病友,他担心对方也得褥疮,便把自己的气垫让出来,并时常嘱咐他一定要勤翻身……

  春去秋来,妹妹传华已经长大并远嫁到桃山林业局。传华担心年迈的父亲照顾不了哥哥,举家迁到千里之外的漠河,帮助父亲照顾哥哥。2011年年关将近,父亲突发脑出血,在省城医院,妹妹这边照顾父亲,那边护理哥哥。父亲临终前拉住女儿的手老泪纵横,女儿明白父亲这是放心不下哥哥,她坚强地对病重的父亲说:“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哥哥!”

  2017年5月19日,哥哥高烧不退,呼吸困难,住进黑龙江省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每天费用一万多元,传华为筹集医药费到处借钱。回忆起那段日子,她泪眼模糊地说:“哥哥活着的希望是能每天看到太阳升起,时常能看到自己的亲人,父亲把哥哥交到我手里,我就有责任和义务去照顾他。”

  命运对传祥是无情的,可是他还是努力找寻着记忆中的美好,他的人生似乎还停留在25岁,林海松涛依然清晰地回荡在脑际……多年后,前妻和女儿带着传祥的小外孙一同来探望他,传祥的目光定格在他们身上,这或许就是他活下去最大的希望和动力吧。

  妹妹传华仍旧每天24小时照顾哥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时,她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传华拉开窗帘让哥哥尽情沐浴着阳光,调好温水让哥哥用吸管喝,帮哥哥擦身、喂饭、打开塞露通便、放尿袋,还陪他聊聊家乡的变化……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她就推着哥哥到楼下公园晒太阳,去菜市场买菜,让哥哥感受阳光和人世的温暖。

  二十多年过去了,传祥不敢想象没有妹妹的日子,妹妹也把哥哥当成了生活的寄托,丈夫和孩子都排后了位置。妹夫跟随着他们兄妹俩“转战南北”无怨无悔,一边打工赚生活费,一边担负起买菜、做饭、送饭的后勤保障任务,如今,他们已经是一个不可分开的小家庭。(卞江波)




上一篇:博物之歌  
下一篇:平房生活

关闭此页-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