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村文化 > 内容正文

家乡新变化

【 发布时间:2018-12-06 】
  我的家乡是林口县的一个偏僻小山村。1982年,刚满九岁的我便开始了“锄禾日当午”的艰苦劳动。那些笨拙沉重的农具像大山一样压在我稚嫩的肩头,弱小的双脚在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田间吃力跋涉。一次,筋疲力尽的我躺在地头不知不觉睡着了,当毒辣的太阳把我晒醒,浑身上下犹如万箭穿身般疼痛难忍。那份劳动的艰辛、生活的艰难让我刻骨铭心、永生难忘。记不清多少次,妈妈握着我那双过早布满老茧和血泡的小手,伤心地说:孩子,好好学习吧。等你考上大学离开农村,就不用吃这份苦,遭这份罪了。

  1991年,我在妈妈幸福的泪光里走进了大学校园。毕业后,又生活在儿时梦想的都市。2000年回乡,旧貌换新颜的故乡让我大吃一惊。一排排漂亮气派的红色砖瓦房取代了一间间低矮破旧的茅草屋;一辆辆威风凛凛、穿梭忙碌的“铁牛”“铁马”,取代了“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传统农业劳动。坐在大哥家宽敞、明亮的新居里,看看那些可爱的侄男外女们,个个都穿着漂亮的新衣服,人人都脸色红润、白白胖胖,再也不是我和大哥当年那营养不足的“馋嘴猫”样。

  去年夏天回乡,大哥已经成为一个拥有上千亩土地、年收入几十万元的农业合作社老板。肥沃的农田实现了可视化监控,消费者只要打开智能手机就能看到农作物从播种到收获的全过程。我赞叹不已:现在连种地都能直播,庄稼都成“网红”了!一旁的侄子补充道:现在农民们都当上了电商,开着轿车种地,拿着手机卖粮,已经成了普遍现象。我随手摘下一株稻穗,只见颗粒饱满、鲜嫩诱人。大哥接着说:我这个合作社除了全部使用先进的机械化耕作外,还全部使用农家肥和有机肥,水稻营养指标达到甚至超过了欧盟标准……咱们黑龙江,如今是名副其实的绿色大粮仓。

  我的心被彻底征服了,21世纪的中国农业再也不是牛拉人锄的落后劳动,而是从机械化走向智能化、信息化的高科技产业;中国农村再也不是脏乱差穷的代名词,而是文明富裕的美丽乡村;中国农民再也不是贫穷愚昧的“土老帽”,而是有财富、有知识、有志向的新型职业化农民。

  (刘世凯)




上一篇:炎欠旮旯哈  
下一篇:大咸菜

关闭此页-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