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村文化 > 内容正文

父亲的小酒壶

【 发布时间:2018-02-13 】

  在我的印象里,过了腊月二十三,才算正式进入过年的节奏。因为我们上学那会儿,一般到了这一天才正式放寒假。春节前的这七天,就是我们一年中最难得的狂欢周!狂欢周一般先从“扫屋”开始。扫屋,又叫扫尘,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年节将近时打扫室内外尘埃的习俗。虽然也是一项劳动,但小孩子们都喜欢参与。

  扫屋需要先把屋里的东西收拾出来,搬到院子里,扫完屋再搬进来。这是一个充满了“惊喜”的过程。屋子里的东西一年没动了,很多玩过的玩具、老物件,平时都不知道散落在什么地方,一收拾,全都出来了,重新充满了新鲜感。

  我最先拿到屋外的,一定是父亲的小酒壶和小酒盅。一是它们呆的地方,也就是杂物柜上,小物件多,发现“宝贝”的概率大;二是它们质量小,好拿。父亲的小酒壶、小酒盅一年也用不上几次,里面落满了灰尘。我印象中它们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被派上用场。先是给爷爷奶奶上坟。上坟的时候,烧完纸,放贡品,然后倒上小半壶酒,让爷爷奶奶也品尝一下世间的甘酿,享受子孙一年的孝敬。再就是招待来访的好友。父亲的朋友不多,每年走动的,只有邻村的一个老同学兼老同事。成大爷来的时候,老哥俩就炒两个菜,烫一壶酒,一聊聊半天。

  一年中除了这两次“开戒”,大多数情况下,小酒壶和小酒盅只能冷冷清清、委委屈屈地躲在柜上,任凭烟熏尘暴,难得见一回天日。直到年末借扫屋的机会,才被拿出来清洁一下,“洗个澡”。也不仅是父亲酒瘾不大。那时候穷啊,一般的家庭,除了红白喜事和春节,平时很少能见到酒。虽然其他家庭也有父亲那样的小酒盅和小酒壶,但同样沾满了灰尘,很少能用到;其他没有的家庭,遇到事的时候,还会到别人家借用,也不会引起反感。

  这跟今天实在形成了很鲜明的对照。现在的人,酒肉之丰富,赛过过节,有的人甚至因为身体消受不了而找理由“躲酒”;并且因为聚会都是在饭馆,家里已经很少会专门配备这么一套小酒壶和小酒盅了。

  这也是我们这辈人和父母们观念认识不一致的地方。现在的我们,物质条件都不缺,却对过去的很多事物充满了留恋和怀念,如那时的天空很蓝,那时的河流很清,那时的食物很绿,那时的人心很纯……

  父母这一辈却对现在的日子很满足,对以前倒充满了心酸和恐惧。他们不愿回忆过去,偶尔提及,也是为了忆苦思甜,对我们实施教育。

  他们最欣慰的,就是能吃得饱、穿得暖,对于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他们都很满意。我对他们的心态倒有些理解。他们是穷怕了,被过去的日子吓怕了。现在起码不用担心挨饿受冻等基本生存问题,在接近晚年的时候,有更多的健康、快乐和自由可供支配。

  也让我们收拾起情怀,多一份理解,少一份抱怨,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好好把握当下,奋斗未来吧!




上一篇:年味静品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此页-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