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村文化 > 内容正文

当归花

【 发布时间:2017-09-14 】

  当归花,白花,伞形,素洁淡雅,药香幽幽。

  小梅特别喜爱当归花。小梅家在一面山坡下,坡上坡下,沟底沟坡,长着野当归花,小时候小梅和伙伴们采几朵野当归花,别在各自的辫子上,一群小鸟样欢乐。

  小梅在十里外的镇上读书,星期天回家,总要和家人一起到当归田地。小梅不光学习成绩好,还是一个勤快的小女孩。就像她的家人,不干活浑身痒痒得难受。

  小梅家种了三十多亩当归,当归收成一年比一年好,日子也越来越幸福。除了小梅家,全村的人都大面积种当归,就像小梅家,日子一年比一年好。今年,村边、山坡、梁顶,全都齐刷刷种上了当归。一家一家的当归田连成一片,山坡山梁都绿了,偌大的绿色上,点缀着繁星似的白色的当归花,漂亮美丽得让人陶醉。

  小梅的爷爷尽管背弯成一张弓,可一有空闲就爱到当归田里去,看一看,转一转,拔拔草,满脸快乐。小梅的爹和娘更不必说,几乎所有的时间全在当归田。

  地里的当归,没过膝盖,枝繁叶茂,绿意葱葱。间苗蓐草,一遍又一遍,地里几乎干干净净,活不是很多,偶尔会碰见一棵遗漏的杂草,勾下身子拔掉就完事了。全家人轻松愉快地漫步在当归田,就像城里人在广场上转个圈儿,在公园里遛个弯儿。

  七月的山村,田绿树翠,人勤鸟欢,天蓝得水洗一般,一朵一朵的白云,慢慢悠悠在蓝天上飘,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一群鸟儿在头顶飞来飞去,清脆明亮的鸟声,声声入耳。小梅的娘终于按捺不住,唱起了悠扬动听的花儿,“白牡丹白着我没折,红牡丹翻着浪哩;跟前的花儿我没惹,远路上有好心肠哩!”娘的歌声圆润流畅、婉转悠扬。歌声感染了爹,爹接着唱:“半个蓝天半个云,半个红烧云红着哩;半个肝花求个心,半个心牵谁着哩?”娘听了笑呵呵,接着唱:“花椒树上你甭上,你上时树枝杈儿挂哩;庄子里你去了你甭唱,唱时老汉们骂哩!”弓着腰的爷爷昂起头,胡子一撅一撅,唱:“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由不得自家;刀子拿来了头割下,不死了就这个唱法!”小梅家热热闹闹的歌声,惹得满山满坡的人唱起了花儿,花海歌潮,翻涌的浪花一样醉了山川。

  小梅愉快地上学去了。小梅走时,还偷偷地拿了一幅娘刚刚绣好的《当归花》。心灵手巧的娘,在一米见方的绿绸布上,绣了一簇盛开的当归花,中间一朵凸起,硕大,伞形,花瓣有力地伸展,大大小小几十朵当归花簇拥在四周,针脚细密,疏密相间,纯白丝线一针一针绣成朵朵白色花儿,绿绸布就像那绿色的当归田,鲜鲜嫩嫩的当归花就仿佛娘刚刚从地里采撷而来,飘溢着淡淡的花香。小梅把刺绣悄悄掖进怀,打算回到学校展示给几个要好的朋友看。小梅边走边想:娘的手真是灵巧呀!

  小梅回到学校的第二天早上,地震发生了。小梅和同学们迅速跑到操场,小梅很安全,同学们都很安全。几天后,小梅才得知,小梅家是重灾区。

  破晓时分,山村寂静。顷刻之间,地动山摇,房倒屋塌,飞沙走石,山体滑坡。

  小梅被人扶一程搀一程,回到她熟稔的山村。曾经鸟语声声、鸡鸣犬吠、人语喧哗的村庄呢?!昨天炊烟袅袅、菜香扑鼻的小院呢?!可亲可敬的家人呢?!眼前一片狼藉,半面山坡从山上滑下来,沉重地压在村子上。天上的太阳惊恐地变脸失色,昏昏暗暗。

  小梅晕厥了过去……

  小梅醒来后,一位不认识的大婶和一位大姐静静地陪伴在身旁,支书王大伯也静静坐着身边。王大伯瘦了几圈,焦黑如炭,双唇结满血痂,双手伤痕累累,看见小梅醒来,粗大的手紧紧握住小梅的手,目光里满含铁一般的坚定。小梅深深感动,但雨线一样的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小梅成了孤儿,被北京的一家舞蹈学校特招。小梅走时,怀里揣着娘的《当归花》刺绣。

  白天,小梅在同学中间强颜欢笑,夜晚,小梅在被窝以泪洗面。慢慢的,同学的关心,老师的关爱,学校的关怀,小梅感受到了家一样的温暖。小梅想起了娘的歌声,想起了王大伯紧握她的那双手和坚定的目光,小梅暗下决心,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学好专业,要用歌声和舞姿,缓解和抚平乡亲们的伤口。小梅没有舞蹈功底,平时的练习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汗水湿透了小梅的衣服,同学老师劝她歇歇吧,小梅微微笑笑,继续练习。一年,短短的一年,却又那么漫长,小梅的舞姿已婀娜美妙,小梅的歌唱已婉转清丽。学校老师专门为小梅创作排演了歌舞《当归花》,小梅领唱,同学陪唱,朴素,抒情,有民歌的质朴,更有花儿的悠扬,就像那当归花,淡雅素朴却有一股向上的力量。

  小梅回家了,乡亲们热情地围住她,小梅双眼黑葡萄般晶晶亮亮,一年的训练,身姿婷婷娉娉。乡亲们都夸小梅长漂亮了。在小梅的眼中,家乡变得更漂亮。地震发生时的破壁残桓、房倒屋塌、道路断裂的残像消失了,一条条笔直平坦的水泥路,一排排崭新的砖瓦房,一片片翠绿的当归田,一张张充满希望的笑颜,展现在她眼前。见到了精神焕发的王大伯,小梅赶紧上前握住王大伯满是厚茧的粗大的手,小梅说:我学了一年的舞蹈,想表演给乡亲们。王大伯笑呵呵地说:大家都盼着哩!

  没有舞台,就在一片空地上,小梅跳起了《当归花》舞,几百乡亲,被优美的舞姿和嘹亮的歌声深深吸引,一阵欢呼,一阵掌声,寂静的山村洋溢着欢歌笑语。

  小梅沉浸在了幻觉中,仿佛爷爷、爹和娘也站在乡亲们中间看她的表演,小梅热泪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