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村文化 > 内容正文

古镇旧事

【 发布时间:2017-09-14 】

  朱王堡古镇,是永昌县的一个小镇子,据载为明代皇家赏赐给朱姓王爷的种菜之地,故名。

  一

  古镇已没有几样古迹了,在我的记忆里,一条长城从东蜿蜒而来,向西蜿蜒而去,像是古镇的一堵后墙,古镇人称之为边墙。明代筑长城,将汉长城残垣断壁裹在其中,故又称为母子墙。

  最壮观的是大雪之后,远眺古长城,仿佛伸在茫茫风雪中的一根梅枝。走近了,那枝头傲立着一群沙鹰,风吹动它们的羽毛,仿佛盛开的花朵。那美,常常令踏雪而来的猎人不忍举起猎枪,只管扬起酒壶喝酒,浑然忘了此行的目的。此时,夕阳刚好落在烽燧之上,夕阳红得不像夕阳,像是猎人喝醉了酒的脸庞。

  我们一帮孩子,本来是来抬猎物的,却抬着猎人而归。

  二

  一条小清河,像是古镇的一根常青藤,青云学校正是这根藤上最大的果实。

  古镇的寒门学子,得青云学校之文脉,考取北大、清华等名校者不计其数;从政、从教、从医的大家、名家也不乏其人。

  这些年回古镇,总能碰到和我一样回乡省亲的游子,大家提起青云学校,就不由得相互握握手、再握握手,好像握着青云学校无形的大手,不忍松开,好像一松开,青云学校就真成了历史。

  三

  回望古镇,我像是古镇历史的编纂者,穿过清、明、元……目光定格在汉代。

  古镇的乱墩子滩、西沟滩,密布着汉代古墓,这一带曾经盗墓贼猖獗,他们盗来墓中之物,大明大摆贩卖,他们认为那是自家先人的墓,所以也不算盗,只是把自家的东西从地下取出来而已。

  青砖砌墓,所以古镇随处都可拣几块汉代的青砖。上世纪80年代,村村建小学,西沟村小学就曾用汉代的青砖铺过一个操场。站在操场边,我想那些孩子们的脚步声,会不会惊扰了古人的梦?青砖里住着的古人,会误以为那是孩子们急迫的敲门声!

  汉代人确信死后会过着和活着时一样的生活,所以建墓要有客厅、卧室、伙房,豪华一些的,墓壁上还绘有生产和生活的愿景。西沟滩出土的一座古墓壁上,就绘有一座庄园。庄园之外田畴平阔,阡陌交错,其间耕种图里“二牛抬杠”中的犁杆、犁头,比上世纪80年代古镇的农具还要先进。

  从汉代到上世纪,期间的农耕历史无人知晓。站在古墓边,唯见漫天的黄沙,像是历史的一块抹布,在古镇的天地之间擦拭着。

  而我,站在历史的案头前,却不知道该如何描写古墓里的文明。

  古镇的街上看不出一点古意,我之所以称其古镇,是其历史确谓悠远,悠远到它的名字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