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农村文化 > 内容正文

地方传说 敖其珍珠窝棚

【 发布时间:2017-02-01 】

  早年,敖其镇镇东大头山下有一个窝棚,这个窝棚就在今天敖其镇赫哲新村的地方。窝棚里住着一家三口,夫妻二人带着一位善良美丽的妹妹,一家人以打鱼为生。

  哥哥叫额吉吉格(意为东方),妹妹叫吉普色(意为霞)。哥哥嫂嫂下江打鱼,吉普色在家里做针线料理家务。

  夏季的傍晚是鱼儿喜欢上网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吉普色都像往常一样,为哥嫂点亮固鲁板(意为快马子船)上的灯,理顺好网具放在固鲁板上,目送哥嫂下江,见固鲁板消失在夜幕里才回到窝棚里做她的针线活。

  这天她送走哥嫂,洗刷完锅碗瓢盆,累了一天的她上床躺下就睡着了。她很快就做了个梦,说是她家窝棚的门“吱扭”一声被打开,进来一位年轻的女人。这女人进得门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睡觉的炕前,“砰砰” 、“砰砰”就磕起头来。嘴里不停地说着:“求求好心的妹妹,快救救俺吧!”

  梦中的吉普色急忙起身问:“快起来,你怎么了?”

  那女人哭着说:“善良的妹妹,我要遭大难了,求你能救救我吗?”

  吉普色很纳闷:“你是谁啊?又遭了什么大难了?”

  那女人哭得更悲惨了:“我就要被你哥嫂卖掉了,卖了就没了性命,我的一家老小就没人养活了。央求你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吉普色见那女人哭的悲痛欲绝,她也随那女人流下了眼泪。问她:“你是谁?我哥嫂怎么会卖你呢?”

  那女人停止了哭泣,说:“不瞒妹妹说,我是江里的蚌,让你哥嫂捕着了,在市场上要把我卖了。”

  吉普色一听原来如此,便一口答应:“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那女人听罢,又连磕三个响头:“不会忘记好心人的救命之恩。”

  吉普色一觉醒来,已是天蒙蒙亮了。她做的那个梦像是刚发生的一件真事儿。

  她简单地洗漱打扮,走出窝棚迎着东方泛红的一丝霞光,上路了。她要走很远的路到集市上去找哥嫂。因为哥嫂晚上打鱼,把打来的鱼,早晨赶早市儿卖掉。

  她来到集市时,集市上的人已经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好长的一条闹市街,卖什么都有,叫卖声此起彼伏。吉普色沿着小贩摊位疾走着,寻找着哥哥和嫂子。快走到一半的街,突然听到熟悉的叫卖声:“快来看那!新打上来的大蚌,美味新鲜,便宜了,快来买呀!”走近一看,嫂子脚下一个大蚌,看上去足有50斤重。哥哥仍然在高声喊着:“五十斤重的大蚌,世上少见,天下难寻哪!快来看看吧!谁吃了这大蚌的肉,就会长生不老喽!”随着喊声,聚来不少人。

  原来真有个大蚌呀!吉普色喘着粗气,拨开人群,抱起大蚌就冲出人群,朝江边跑去。这个意外的举动,搞的哥嫂莫名其妙,这个吉普色是怎么了?买客和看热闹的人都惊呆了,都以为发生了抢劫行动,哥哥紧追其后,高喊着:“吉普色你干什么?快回来!”

  市场离江边不太远,吉普色跑得气喘吁吁,汗水顺着头发淌下来,打湿了衬衫。她不顾哥哥的追赶和喊叫,跑到江边,看到固鲁板,她踏上去,划起快桨向江心奔去。哥哥站在岸上,看着妹妹向江心划去,急的直跺脚。

  到了江心,吉普色喘了喘粗气,看着那个大蚌,真的好大,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蚌,心里想,你是精灵,我保护了你,你得保佑我的哥哥嫂嫂。她搬起大蚌,抱在怀里看着站在江边的哥哥,把大蚌放进了水里,“扑通”一声,大蚌到了江里!

  大蚌是得救了,可回到家,哥嫂对她火冒三丈,哥哥不容青红皂白“叭叭”就是两个嘴巴。她的做法无法让哥哥嫂嫂接受。

  不管哥哥说什么,吉普色都无言以对。说什么呢?她离开哥哥家,无家可归了。

  连着几天的风雨和饥饿,吉普色感冒了,发着高烧,高烧一直不退。那天,吉普色昏迷在了江边的沙滩上,江水从西到东滚滚地流淌,这时一个打鱼的小伙子路经这里,把她抱上了固鲁板。打鱼的小伙子喂水又是烧酒擦身降温,可吉普色昏迷了三天,也没有醒来。小伙子见她已经死去,非常的痛心,在江边的桦树林里挖了一个坟穴为她下葬,正要埋土的时候,从西边来了一个女人,上前制止小伙子埋土,说:“她没有死,你把她抱出来。”

  小伙子非常的惊讶,说:“已经断气一天了,不死我舍下埋她吗?”

  那位女人说:“她没有死,信我的,赶快把她抱上来。”

  小伙子半信半疑,下到坟穴把吉普色抱了出来。那个女人从怀里拿出两颗珍珠,说:“这颗黑色的珍珠叫长命珠,让她吃下就会马上活过来。这颗白色的珍珠叫保佑珠,让她戴在身上,就会辟邪祛病,大富大贵。”

  小伙子听说吃下珍珠就会救吉普色的命,急忙接过那两颗珍珠,把黑色的塞进了吉普色的嘴里,不多时,吉普色脸上真的泛起了红晕,有了喘息,睁开了眼晴。小伙子高兴极了,说:“太神了,真得好好的谢谢你,救命恩人哪!”他见没有应声,他抬头来一看,那位给珍珠的女人早已没了踪影。

  原来这个打鱼的小伙子叫爱新(意为金子),孤苦伶仃一个人,也是打鱼为生。爱新勤劳英俊,善良憨厚。后来两个苦命的人结合到了一起,成为一对夫妻。吉普色想念哥嫂,于是和爱新商量,在哥嫂窝棚不远的地方盖了窝棚,为的是离得近些能每天看到哥嫂。说来也巧,他们下江打鱼网网不空,鱼儿挂满鱼网,每逢遇到风浪都会很快地退去,他们过着幸福的小日子。

  话说这天,吃罢晚饭,夫妻俩趁着夜色下江了,爱新划着固鲁板,吉普色忙着整理网具。划到一个江汊子里的时候,发现前边江面泛着光亮,他俩很好奇上前看个究竟,当他们靠近时,见江底发光亮的是一堆珍珠。

  爱新跳下去,潜到水底捞起一颗珍珠上来。吉普色看着丈夫手中亮晶晶闪着光亮的珍珠,心里明白,这是蚌大嫂对她的报答。爱新要再次下水时,吉普色制止了他,说:“从今往后,我们要发誓,做一件好事才能来取一颗珍珠。”爱新赞同媳妇的意见。

  不知谁知道了这件事儿,说吉普色知道江里有一堆的珍珠。有一天,衙门来人了,说:“给三天时间,献出珍珠,提供珍珠窝藏的地点,否则满门抄斩。”

  从那天开始,她家的窝棚就成了官府人驻扎的地方。每天天一撒黑,他俩就被官府的人押着下江寻珍珠了。吉普色固守自己的诺言,不做好事儿,不能取一颗珍珠。转了三天,官府的人没见一颗珍珠,官府的人急眼了,知道这是小两口玩的把戏。

  第四天的早晨,太阳刚刚露出地面,官府的人把小两口又押上固鲁板,说:“要活命的话,现在就是机会,要是不从的话,就立马砍头扔到江里喂鱼。”到了江中心的时候,吉普色拉着爱新的手,双双跳进了滔滔的江水。

  说来也奇怪,本来特别晴好的天气,瞬间狂风骤起,雷雨交加,一声震天的霹雷响过,官府的那条船着火了,火借风势越烧越旺,船上的人被烧得喊天叫地,无一生还。

  吉普色和爱新俩儿,不知在水下漂流了多久,第二天的晚上不知是谁把他们送到自家的窝棚里,当吉普色睁开眼睛时,满窝棚里亮光闪闪,满窝棚的珍珠。她看着亮晶晶的珍珠和爱新说:“不能动用这些珍珠,要做一件好事儿才能动用。”爱新非常赞同吉普色的意见。

  他们把珍珠珍藏起来,就像没有这些珍珠一样,仍像往常一样夫妻俩下江打鱼,过着平淡简朴的生活。每当遇到天灾人祸,吉普色就会拿出一颗珍珠救济受到灾害的人们。

  从此,当地的人们就把敖其大头山下的这个窝棚叫珍珠窝棚。(黑龙江日报)